한국 중국

议程

본문 바로가기

사이트 내 전체검색

议程

议程

研究目標
研究要約
期待効果

研究目標

  人类开始经营文字生活以来,记录物的效用性并未单纯地停滞于为个人与团体内外部间的相互理解、交流提供便利。从将人类的感情用符号具体地、丰富地表现出来的工作,到生产、加工、流通各种知识与信息的所有过程中,记录物既是出发点也是终点。在这一过程中,它成为决定包含“文字”这一要素的记录工具的变迁,知识与信息的数量与转播速度,以及普及程度的重要因素。更进一步讲,也是保持国家和地区文化同质性的基础。因此,文化与记录文化的记录工具,以及产生的各种记录物时历史的记忆储存空间,也是确定共享这些内容的国家、地区文化同质性的标准。


  有关被分类为汉字文化圈的前近代东亚记录文化的理解与研究,成为打破韩国、中国、日本、越南等地的政治界线,使他们成为同质性文化空间的一种人文学站台。期间,众多研究学者们积极关注这一领域,从图书学、文献学、版本学、印刷出版学等不同领域方向,对于以汉字为媒介形成的前近代东亚记录文化进行研究,并积累了众多研究成果。但韩国国内的有关记录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纸质记录物”。研究对象主要以朝鲜时代的文献资料为主,针对朝鲜时期以前的记录文化的研究实为薄弱。究其缘由,高丽时期和更早时期的记录物的残留量少之又少。但是,随着近期考古学发现的增加,乐朗、三国时代的遗址中出土了部分文字资料和记录工具(文具)。从公元前1世纪的乐朗遗址,到12世纪的高丽时代海阳遗址,一共出土了千余枚木简。


  韩半岛木简出土事例的增加,专家指出以往以纸质记录物为中心的记录文化研究对象的时间点与领域应扩张至公元前一世纪的韩半岛北部这一理论。这边成为本研究组提出 以往纸质记录文化中有关“记录文化的源流”——木简的研究必要性的契机。为深化纸质记录文化的研究,期间由于资料不足导致的研究空白——以从公元前一世纪开始,三国与统一新罗时代,以及高丽时期制作使用的木简为中心的记录文化研究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根据近期研究成果可知,韩半岛出土木简的形制、用途,以及内容与中国出土的木简极为相似,各种用途、书写格式等方面,都是日本木简的先驱。这说明,以木简为中心的韩半岛古代记录文化是在中国木简、日本木简之间产生密切影响下得以形成的。因此,为对韩半岛的古代记录文化进行深层理解,有必要将研究范围扩大至网罗中国与日本的古代东亚记录文化的领域。为此,本研究团要将研究对象扩大至20世纪初开始到现在为止在中国出土的约40-50万枚的春秋战国、秦汉、魏晋时代的木简,以及7-9世纪使用的约40万枚的日本出土木简。


  此次研究的目的在于总体考察以木简为中心的古代东亚记录文化的源流,并通过相关考察从一方面重新复原以木简此种记录物为基础形成的东亚古代史的历史面貌,另一方面,还要考察以儒学与佛教为首贯通东亚史的内涵,和以此来支撑地区网络形成与扩散的趋势变化。


  本研究团试图进行的此次研究工程为世界首例,其学术史意义非凡。另外,本研究团坚持上述各种问题意识,并毫无疑问地坚信,近来在历史学术界逐渐崭露头角的话题不仅可以补充说明一国史的观点偏向性,也是可以使韩国古代史成为推动古代东亚世界发展的核心动力基地的重要契机。


研究要約

  本研究的目的在于,从文明史的角度探索以竹简与木简为中心的古代东亚记录文化的源流,和以此为基础的东亚三国地区网络形成与扩展。通过相关研究,以相互比较分析的方式考察从公元前的时期开始到公元8-9世纪展开的韩中日三国以木简为中心的古代东亚记录文化的变化趋势。


  研究事业第一阶段(2019~2021年)的主题是“探索东亚记录文化源流的基础研究阶段”,综合收集整理相关地区发掘出土的古代文字资料,并以此确保本研究的深层研究阶段第二阶段(2022-2025年) 研究的顺利进行。为此,研究的第一年、第二年实施“古代东亚发掘的木简资料内容整理、分类”,第三年实施“韩中日出土木简汉文书写方式的比较”,以及“4-5世纪以后木简与纸张并用时期的记录文化变化趋势研究”。


  作为第一阶段研究的主要研究成果,刊载参项研究员的个人研究成果,出版《东亚出土木简资料总汇》(共5卷)、《东亚木简辞典》(共2卷)。前者属于综合概述、整理东亚地区出土木简资料的发掘情况与形制、内容的资料集,是可以从综合视角考察东亚记录文化原型的海内外第一部出土记录物资料集。后者以克服以往韩中日各国出版发行的以本国为中心的“木简字典”的弊端为目的,网罗目前为止在东亚发掘出土的所有木简文字,可以进行各个字形与意义的相互比较,本书将成在对今后发掘出土的木简进行释读与解释时必须参考的“辞典”工具书。


  研究第二阶段是“东亚记录文化源流的深层研究阶段”,从古代东亚的地区网络形成与扩展的视角去考察以木简为中心的记录文化圈的形成与展开过程,分析各个记录于木简的构成古代东亚历史面貌的重要“史实”内容。这一工作将以重新构建古代东亚世界共享的政治、社会、文化历史经验的形式,进行深层研究。 


  第四年的研究主题是“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的法制与行政制度”;第5年“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的思想与精神世界”,第6年“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民间社会”,第7年“古代东亚记录物的传承与地区网络”。作为第二阶段的研究成果将出版《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的法制与行政制度研究》《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思想与精神世界》《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的民间社会》《古代东亚记录文化研究丛书》。


  为进一步深化研究,将进行项目研究员的个人研究与共同交流会、研讨会,以及实地考察木简原本等活动。项目进行期间将共举办7次国际学术会议,以及与国内外学术团体、研究机关间的学术交流,以此推进深层研究和国际化。为更有效率地进行研究,避开个别分散学科的封闭式研究,开发、使用最适合东亚学研究的综合性人文学方法论。本研究中通过东亚木简学专业人员,韩国语文学、考古人类学、历史学、古文字学、图书学、词典学等分类学科的专业研究人员间的合作,完成预期的研究目标。.


期待効果

  本研究团试图研究到目前为止史无前例的以竹简、木简为中心的古代东亚记录文化,以及以此为媒介形成的东亚世界共同的历史面貌。为成功完成研究工程,我们预期下列结果。


  首先,以往将东亚地区视为一个“历史体”,或是“文化圈”的研究已有不少。这些研究大部分较为片面,更有部分研究仅参考了零星的文献资料。特别是将以针对韩国学界的记录文化研究,随着造纸术、金属活字、木活字技术的进步,纸质书籍的出版逐渐普遍化的高丽与朝鲜时代的记录文化,将其与同一时期中国、日本的记录文化进行比较的形式进行研究。预期结果,以往有关纸质记录以前时期记录文化的研究较为薄弱,这种研究趋势在中国与日本也不例外。因此,本研究所指向的研究是以纸质记录文化以前的竹简、木简为中心得以展开的古代东亚整体的记录文化为中心的,作为相关领域的初次进行的研究,期待其在东亚学术史上的重要意义。


  加之,众多与记录文化相关的几个领域的国内外专业研究人员们参与到了此次研究工程,以避免分学科封闭式研究的惯行与“一国史”中心研究的狭隘性。此种研究方法与问题认识,可以解决以往韩中日古代史学界与记录学界的“零沟通”问题,也会有效为防止再次出现由于各国分别进行各自的研究,引起的"韩中日三国间历史战争类"的问题。


  本事业的成果预计为全体研究院的研究论文成果190篇,著作共6种13卷(《东亚出土资料总汇》(共5卷),《东亚木简辞典》(共2卷),《木简反映出的古代东亚法制与行政制度研究